【人物志】格雷格-奥登:走出心理障碍后逐渐拥抱生活

theathletic2019-07-18 20:24:16

点击加载图片

曾经在格雷格-奥登的生命中,是篮球让他拥有了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包括他自我价值的肯定和强大的自信心,这些和他过去在篮球比赛上取得的成就有关。从他和迈克-康利率领印第安纳波利斯劳伦斯北部高中篮球队连续拿到三次总冠军开始,后来他们一起进入俄亥俄州立大学,并率领球队进入了那年的NCAA总决赛,可惜球队最后输给了佛罗里达大学。本以为奥登在进入NBA后会打出更好的表现,可惜从他进入联盟后一切都开始变了,他的膝盖成为了他前进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2007年奥登力压杜兰特成为了当年的选秀状元,在加入开拓者队后,人们本以为奥登会成为第二个比尔-拉塞尔或者沙奎尔-奥尼尔,可是膝盖的伤病让他在整个职业生涯里只打了114场比赛,球迷们对奥登越来越失望,他们将他看作和萨姆-鲍伊(因伤)、安东尼-本内特以及迈克尔-奥洛沃坎迪一类的球员,有时候球员的伤病足以毁掉他们的职业生涯,这并不是球员自己的错,奥登自己也很受伤。

篮球对奥登来说很重要,如果不是篮球,他不会这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如果篮球从他的生命中消失,奥登会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在进入联盟的第二个赛季,当他知道自己的膝盖要再次接受手术治疗时,他的内心开始变得很破碎,他对于现实十分失望,慢慢地奥登变得越来越醉生梦死,只有这样他才能摆脱内心的失落。奥登会看杜兰特的比赛直播,杜兰特仅仅在那年的选秀大会比他落后了一个顺位,看着杜兰特在进入联盟后出色的表现,奥登内心痛苦不已,他会看自己过去的比赛录像,特别是大学时期的比赛录像,看着健康的自己活跃在比赛场上,奥登的内心更加地受煎熬。奥登说:“那段时间我感受到的除了黑暗就是黑暗,是篮球给了我现在的自我价值,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篮球就让我一步步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当篮球即将从我的生命中离去的时候,我的内心开始崩塌,一时间我不知道自己不打篮球还能干什么,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想清楚这个问题。”

奥登一度变的抑郁起来,他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2014年的时候奥登因为对女友实施暴力被判刑事重罪,那段时间是他人生的最低谷,后来他也承认了这是他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当他还在赛场上驰骋的时候,印第安纳波利斯看过他打球的人都知道奥登的天赋是多么的出众,在带领印第安纳州高中球队夺得三连冠的期间,奥登统治了比赛,特别是在防守上。那时候人们将这位天赋异禀的高中球员和NBA的那些名宿相比,有人说奥登对任何选中他的球队来说都相当于凯尔特人队得到了比尔-拉塞尔,奥登超强的身体天赋加上不错的球商让他成为了有着7英尺身高的内线巨无霸,更重要的是他的好胜心非常强烈。

2007年的选秀大会上,开拓者队拥有状元签,然而在选秀开始前管理层内部对选杜兰特还是奥登一直处于争论的状态。当年的开拓者队总经理凯文-普理查德(现步行者队主席)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见,到了选秀开始前的最后一刻我们才有了决定,当时我们的想法是奥登在攻防两端都表现出了很大的天赋,特别是在防守端,我想他能在防守端给球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有能力成为赛季最佳防守球员的有力竞争者,凭借奥登出色的防守球队可以赢球,甚至可以在季后赛走得更远,而进攻手段可以慢慢培养,比如篮下勾手或者转身等技术,他会向我们证明得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球队里的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布兰登-罗伊以及尼古拉斯-巴图姆会和他产生良好的化学反应,这几位球员很适合在一起打球,前提是他们都得保持健康的身体状态。”

有时候就连奥登都不知道健康的自己有多么出色,高三的时候他曾经被问到未来有什么打算,本以为他会说在NBA里打球并且成为超级球星,没想到他的答案竟然是当一名牙医。杜兰特确实天赋出众,但是最后球队管理层还是决定选奥登,当球队选中奥登后,波特兰球迷的反应和现在鹈鹕队选中锡安-威廉森的反应相差无几,在球迷们看来奥登将会成为这支球队的救世主,当时开拓者队已经有罗伊和阿尔德里奇了,奥登的到来正好弥补了球队中锋不强的弱点,这正是球迷们想要看到的。当时的开拓者队主教练内特-麦克米兰(现步行者队主教练)说:“他会成为继沙奎尔-奥尼尔之后最好的中锋。”

令人没想到的是,伤病开始不断找着奥登的麻烦,他的膝盖需要多次的手术,包括几次微创手术。球队教练一直在期待奥登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可惜他最后输给了伤病。当他第一次从伤病中康复正式登上NBA的赛场时,人们再次对他抱着很大的期待,可惜没过多久伤病再次让他从球迷们的视野中消失,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普理查德说:“我看见过他在训练中出色的表现,他在训练赛中的盖帽很少有球员可以做到,放眼联盟历史中大概只有5到10位球员可以做到。”

点击加载图片

一开始球迷们将奥登看作救世主,人们对奥登无比的期待,可惜奥登慢慢被伤病打败,自己也变得更加抑郁,球迷们不再对奥登抱有期望,一时间奥登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开拓者队管理层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事情已经超过了他们能控制的程度,波特兰流传着很多奥登酗酒的消息,球队也曾试图把奥登从堕落中拉出来,可惜奥登最后始终没有突破自己的心魔,无论球队赢球或是输球,他都在用酒精麻痹自己。麦克米兰说:“我们都能看出来他很失望,他经常自言自语,他很想知道为什么伤病会一次次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奥登接受完第二次膝盖手术后,在康复后的一次加练中,他的膝盖再次受到了创伤。这次受伤再次狠狠打击了他的内心,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再彻底康复了,一直以来身背状元的压力和球迷们对他的期待让他的内心备受煎熬,他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在赛场上展现出真正的实力了。篮球对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他曾经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篮球,现在当他踏上NBA的舞台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能健康地活跃在赛场上,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他不得不去接受现实。恐怕所有人都为奥登的遭遇感到惋惜,他才刚刚得到第一份合同啊,可惜奥登在NBA的未来到此为止了。”

普理查德专门请了几位好友一起去看奥登,他们很想帮助奥登摆脱心魔,但是最后他们发现奥登的内心已经彻底崩溃了。普理查德说:“奥登彻底被伤病和失望打败了,我第一次见一位篮球运动员可以被打击成这样,他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如果职业球员无法将篮球和生活分清楚,那等退役后他们会面临着很严重的问题,他们会发现除了篮球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再能让他们这么挂念,球员会变得非常迷茫和不知所措。球员在退役之前就会想这些事情,如果不打篮球他们的生命中还有什么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如果球员无法克服这些心理问题,他们会像奥登一样被现实和自己打败。”

奥登说:“我很清楚地知道篮球让我拥有了今天的一切,可是我要想走得更远还需要更多东西,面对如此大的压力我需要找到面对的办法,最后我发现我只要让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于是我放弃了向外界证明自己,我要做的就是对自己和我的家庭负责,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些都是过了很久之后才想清楚的,当时我觉得自己需要给球迷们一个交代,我很想向他们证明自己还可以像以前那样打球,当伤病彻底把我击倒的时候,我感觉人生失去了希望,我让很多球迷和关心我的人失望了。”当被问到在2015年戒酒期间都经历了什么,奥登说:“那段时间里我学会了如何正常的思考,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不再被困在酒精和失望的世界里,这和戒酒之前的差距是很大的,只有在清醒的头脑下才会思考出困难的解决办法。”

最近联盟也意识到了球员们在克服自己的心理问题上有很大的障碍。普理查德说:“我在进入联盟后发现,联盟越来越重视球员面对压力的处理能力,这和球员们的心理健康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很多球队都非常关注球员们的心理问题,步行者队有专门的管理人员每天都在为球员的心理问题担心。我们本以为让球员回到场上发泄一下问题就会解决,但实际上球员们面临的压力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他们每天都要花很多的时间来处理这些心理问题,最后我们认为让球员接受心理治疗是很有必要的。从奥登身上就可以看出来,他已经彻底被心理问题束缚住了,随着我们的经验越来越多,我们也知道该如何帮助年轻球员突破心理障碍。”奥登刚克服了心理障碍后,和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需要找一份新的工作,今年奥登已经31岁了,他在这个年龄面临着很多新的挑战。奥登说:“我需要好好想想该怎么规划自己以后的人生。”

经过了几个赛季痛苦的挣扎后,奥登最后选择了退役,他回到了俄亥俄州大学并拿到了体育产业学的学位,今年春天他还拿到了高等教育毕业证,这是他曾经向他妈妈承诺过要拿到的,现在奥登在俄亥俄州大学篮球队当一名助教。奥登说:“我慢慢明白,篮球已经不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了,我想做一个好人而不是一位优秀的球员,我在探索如何做更好的自己。”

现在奥登已经喜欢上了助教的工作,他很享受指导年轻球员的感觉,他还会和年轻球员们讲一些心理健康的问题,奥登给这些球员们提前打了预防针,早早地让他们想想如果没有了篮球还可以做什么,他也有过做一些励志演讲的想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那些球员们该如何处理心理问题,有一天奥登会有机会和更多的球员们分享他的故事。他说:“我很开心能帮助到这些年轻的球员,我很想在以后的人生中继续帮助更多的球员,不仅仅帮助他们打篮球更要教会他们如何面对生活,有的孩子很想要进步但是不愿意吃苦,但是我在这些大学球队的队员们身上看到了很大的潜力。篮球确实能让球员被更多的人知道,球员会慢慢成为球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球星不需要认真训练,相反在篮球场下球员更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当你成为公众人物后必须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否则会遭到很多的舆论批评。篮球虽然能让球员拥有很多东西,但是学会如何做人永远是最重要的一点。”

奥登在退役后本有机会重返赛场的,BIG3联赛是专门为退役球员创立的3V3半场比赛,退役球员们可以借这个舞台重新享受一下回到赛场上的感觉。奥登上个赛季就想参加这个比赛,可惜没有球队联系他,于是他只能边训练边等待机会。今年一开始的时候,安德烈-欧文斯给他打来了电话,他是BIG3联赛最早的球员之一,他出生在印第安纳,职业生涯早期在NBA和海外联赛打过球。欧文斯说:“迈克-康利建议我考虑一下奥登,然后我联系了他,我告诉奥登球队需要一位强力中锋,结果他在比赛中的表现很不错。我们很想让一些有能力的球员加入到球队中,而他就是我们想要的球员,当他适应了比赛的节奏后,他会有很好的表现,这可能正是他想要的。”

奥登在BIG3联赛的第一场比赛就输了,他们输给了乔-约翰逊带领的队伍,赛后奥登还在球馆门口和约翰逊打闹开玩笑,在赛后的采访中奥登也表现得很轻松,那天他妻子带着女儿到现场看了他的比赛。就比赛中的表现而言,奥登在场上的时候在防守端做得非常好,但是看到他和睦的家庭,你会发现奥登和以前已经彻底不一样了。当谈到奥登的妻子塞布丽娜和女儿隆蒂时,他说:“现在我的生活过得很不错,从我的家庭你就可以看出来,当我女儿给我拥抱或者是冲我微笑的时候,我十分开心,这样的生活让我感到十分幸福。因为我经历了很多痛苦的事情,我刚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现在一份新的工作会让我感到很开心。”

解脱后的奥登过着很幸福的生活,他不仅走出了心理障碍还戒了酒,虽然生活中有些事情还是会让他不如意,但是他已经学会了该如何面对生活中的困境,这位曾经的状元已经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了,祝福他能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中越来越好。

原文:Bob Kravitz

编译:晴天

人物志
专题

更多新闻请下载直播吧客户端

评论载入中。。。